5 (1).jpg

我常和門診患者戲稱,『酒糟』和『肝斑』是皮膚科兩大難纏的毛病,

常常會犧牲假日一整天,就只上一種病,之前在端午連假的中間,就又上演這樣的情況,這真的是醫師的宿命,

為了提供更好的治療品質,提升專業,連假日也都不放過進修的時間!

進入正題,酒糟的治療在這2-3年有許多新的觀念和治療方面的發展,而在臨床上,我們皮膚科醫師間普遍也有這樣的感受,

發現這幾年困擾於臉紅敏感的人增加,增加的原因有很多,以後再另文討論,這次研討會主要是想了解臉部蠕型蟎(Demodex)的角色和如何診斷?(也就是學抓蟲啦!)
這次由形體美容整合醫學會和皮膚美容外科醫學會舉辦的研討會,在一開始陳姿秀醫師整理這幾年對於酒糟(Rosacea)最新論文觀點。

酒糟到底是怎麼來的?2015 JAAD的一張表格,很清楚的表達酒糟的致病機轉 (Pathogenesis ) :

1.png

J Am Acad Dermatol 2015; 72:749-58

邱品齊醫師很聰明的,將這些致病機轉,用易經來表現:
把目前造成酒糟的因素,用『金木水火土』分別代表:皮膚屏障與皮脂膜,微血管與神經活性,

先天與後天的免疫失調,皮脂腺與共生菌落(蠕型蟎),外在環境與接觸物質。其中『基因』也是佔了重要角色,

很多病患常在門診問,我什麼都注意了,也減少刺激,保養品也都換敏感性的,為什麼我還有酒糟?
這時候很多是Prototype Rosacea,基因也決定皮膚的表現。

2.jpg

(圖片取自邱品齊醫師)

但是在眾多的討論之中,有個角色在這幾年的酒糟相關的研究論文中,慢慢浮現,那就是『蠕形蟎』(Demodecosis),

其實這隻蟲不是什麼新發現,在20年前還是住院醫師年代,其實都有念過,只是之前這隻蟲被默默擺在角落。

蠕型蟎其實是人體共生的寄生蟎,主要在皮脂腺,簡單說,就是每個人都有啦!
那為什麼這幾年特別的火紅呢?在國外有Forton的努力,在台灣有蠕形蟎專家-皮膚專科黃輝鵬醫師,

對於蠕形蟎的研究十分深入,慢慢釐清很多臨床症狀,和蟎蟲數量的對比,開始讓這隻蟲從角落移到注意焦點的中央—-

3-1-1024x706.jpg

 

4.png

既然每個人都有,那為什麼有些酒糟的患者特別是丘疹型酒糟(PPR-PapuloPustulo Rosacea),

蠕形蟎的比例增加呢?那是因為免疫調節的因素,有可能是本身體質,有些是外界刺激,讓免疫失調,

加上蠕形蟎再誘發後續發炎反應,就讓酒糟的病程惡化下去。

因為蠕形蟎的角色在整個致病機轉上越來越重要,加上這兩年都有治療酒糟的新藥,

尤其是Soolantra(ivermectin;舒利達)乳霜的上市,讓酒糟的治療可以增加從不同路徑的控制。

而這個研討會的高峰,就是學習如何從患者臉上用不同的方式取得檢查的樣本,經由黃輝鵬醫師細心的指導,順利的看到患者臉上的共生蠕型蟎

5.jpg

6.jpg

7-1024x576.jpg

這張圖片很有趣,也是黃輝鵬醫師用蠶寶寶來比喻蠕形蟎吃掉表皮細胞,這也可能解釋,蠕型蟎在誘發後續皮膚一連串發炎反應的角色。

8.jpg

(圖片取自邱品齊醫師)

接著邱品齊醫師運用易經的概念解釋酒糟的不同層面,例如致病機轉(剛剛提到),

還有什麼酒糟會有什麼症狀需要注意,更重要的是,還要和什麼樣的疾病做鑑別診斷,詳細部分可以參考:ARMAS同好會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ARMAS.tw/?source_id=140116916035212

9-1.jpg

這個研討會我要特別感佩黃輝鵬醫師的研究精神,很榮幸他也是我高醫的學長,在台南開業很成功,

重點是開業繁忙之餘,竟然還這麼深入的研究蠕形蟎這個主題,而且是要投稿到醫學期刊,專精的態度真的讓學妹與有榮焉,

但也要好好和前輩學習,在皮膚科醫學這條路上,好好發揮所學,照顧疾病困擾的民眾!

 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rallenvivi 的頭像
drallenvivi

Dr. PD 鄭惠文 醫師 | 吳名倫 醫師

drallen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